叶临舟

只反书面性(诸如小说/画面/音乐)抄袭。不反鹅厂网易游戏。说完了。

源赖光x鬼切这对cp我真的接受不了。

只觉得恶心。

这就跟前几年的强制让被强奸少女嫁给强奸犯一样令人作呕。

说不出话。

等天亮还不如睡觉来的实在。
瓜吃了这么久也下过场掐过架,直到现在还是被上面当作小孩子家打打闹闹。
累了,不想管了。
就这样吧。

没有标题【。

群里的接龙活动,我第一棒先跑hhhh。
可以当个短篇乐呵一下。



       今日的茶馆里也是一副热闹的景象,但这情景又与平日里的喧嚣有些不同。  

    坐于厅堂的众人面上皆是掩饰不住的窃喜,整个茶馆里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。不时便有人以手掩唇,向同坐好友悄声说着些什么,眼神中透出了满满的喜色。  

    “听说了吗?就在两天前,原光魔教被中原的霜叶侠士召集正道群雄联合围剿了,现在两方人马可就在微博山上对峙呢!”一身着灰衣的商贾端着茶杯,伸着脖子向同坐的好友耳语道。

        好友掸了掸身上灰扑扑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衣裳,闻言也同那灰衣商贾悄声回道:“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没有耳闻?我刚听到消息,就因为此事牵连甚广,便是连青团高人座下都惊动了,现在正带着人往那边赶呢!”   

       “哈哈哈哈哈哈!这原光教在我中原作恶已久,造孽无数。今日终于能博得云开见月明,实乃大快人心!”   

       灰衣商贾形喜于色,竟然在大庭广众下笑出了声,随即便被自己的好友扑上来一把捂住了嘴。

      “嘘!我知好友心里快活,但祸从口出。小心附近便有那什劳子的原光教教徒支棱着耳朵准备抓咱们错处呢!”   好友松手,压低嗓音在商贾耳旁道,商贾心有余悸地点头。

        “有理有理,我竟因听闻这等消息高兴得忘了形。前日我一位好友便因为身着白衣给那魔教抓了去,当场便被那教徒打了个皮开肉绽!那场面......啧啧,怎一个惨字了得?” 

       好友见他冷静下来,喝了口茶,慢条斯理道:“况且现在这事儿能不能成还得两说。我可听说依现在的形势而言,原光教虽是众矢之的,但那魔教教主墨香却始终没有消息。况且好友你仔细想想,那墨香是什么身份?那可是前代晋盟主最宠的独女!不然你以为这原光教为何直到如今行事都如此猖狂?”

        商贾闻言叹了口气,抬手给自己倒了碗茶。 

       “可这也总比没有希望要好啊……唉……

        你说这连衣服没法儿穿的日子,还得持续到几时呢?”  

       …………   

你不是理智,你是傻逼。

左恕:

嗔痴:

魔道粉墨香粉真恶心。
理智粉也和nc粉一样恶心。

你圈小粉丝要骂我就骂。要继续站街就站。要继续喜欢也请便。人肉我我不怕。
我就是想跟你们说一句。
“我生吃你mua。”

感谢墨香铜臭女士即将拉整个原耽圈为您的旷世巨作魔道祖师陪葬。
🙏

问问大家想吃哪对cp,我吃4p并想产粮。(。

半夜一边补第三季一边瞎涂。
是武崧。

画的不是很走心,有ooc。

神农架是真的很美,是很自然的那种感觉。瞎拍了一点图,放几张好看的上来。

色毁完了。不要脸的鸽了很久。
虽然并不好看什么的……【。